首页 果博东方资讯 果博东方关注 果博东方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 问答

果博东方

旗下栏目: 创业 数据 手机 www.168111999.co

郑州拆迁户致3死1伤被击毙案续:伤者索赔200万

来源:未知 作者:果博东方开户 人气: 发布时间:2016-10-18
摘要:5月10日,河南郑州,惠济区薛岗村拆迁户范华培持刀捅死3人,捅伤1人。警方赶到后将其击毙。 视觉中国资料 原标题:郑州拆迁户杀人案 伤者索赔200万 2016年5月10日,郑州市惠济区薛岗村拆迁户范华培举起刀,砍死砍伤3名路人和一名街道办干部后,最终在数十位

5月10日,河南郑州,惠济区薛岗村拆迁户范华培持刀捅死3人,捅伤1人。警方赶到后将其击毙。 视觉中国资料

原标题:郑州拆迁户杀人案 伤者索赔200万

2016年5月10日,郑州市惠济区薛岗村拆迁户范华培举起刀,砍死砍伤3名路人和一名街道办干部后,最终在数十位持枪警察的围截下被击毙。这起因拆迁而引发的惨剧,曾引发社会强烈关注。

近日,“北京时间”(微信号:Btimedc)获悉,被范华培砍了10刀的伤者王威强已脱离生命危险,日前正式将范华培起诉至法院,索赔各项损失共计200万元,该案将于10月19日在惠济区法院开庭审理。此外,被捅死的和文志父子的亲属也向惠济区法院提起了诉讼。

被捅10刀治疗花费近170万

此前公开报道显示,郑州市惠济区老鸦陈街道办事处薛岗村于今年春节后正式启动拆迁,拆迁进展一度很快,曾在一个月内95%被拆迁户签订拆迁协议。但范华培等部分村民由于对拆迁政策不满,一直拒绝签协议。

5月10日案发当天中午,范华培曾饮酒。当天下午4点半,范华培回到家,发现家中停电。此时,他发现一辆钩车停在他们家附近,正在拆已搬空的房子,于是他拿起刀走向钩车,一场血案由此开始。

范华培捅的第一个人即为钩车司机王威强。由于王威强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陷入昏迷状态,范华培与王威强的对话细节媒体少有披露。

王威强的弟弟王威晖向“北京时间”(微信号:Btimedc)转述了哥哥与范华培的对话细节。

王威晖介绍,王威强在案发前接到公司电话,让其挪一下钩车位置。他走到钩车前,正准备上车时,与其并不认识的范华培走了过来。“范华培问我哥是不是弄坏了他家的电,我哥说不是他干的,他干的不是这个标段。没等把话说完,范华培就一刀捅了过来,事发突然,我哥根本就没注意到他拿着刀。” 王威晖说:“被捅后,哥哥直接倒在地上,但还没昏迷,他强忍疼痛给同事打了一个电话,只说了三个字:出事了。”

王威晖说,在他哥打电话的同时,范华培还拿着刀不停在他身上乱捅,“范华培说的最后三个字是:去死吧”。

王威晖表示,案发时拆迁方的一名管理人员目睹了整个经过,但是此人并未制止行凶,而是直接跑掉了。

事后医生发现,王威强被捅了10刀。由于伤情太严重,王威强在医院抢救了两个多月,都没完全脱离生命危险。“左肾摘除,腋下,腿上多处刀伤,左手两个指头的关节坏死,不能活动。”王威晖介绍,经过5个多月的治疗,目前王威强神志已恢复大半,但是生活仍不能完全自理,扶着墙可以慢慢走几步,经常会跌倒。

王威晖告诉“北京时间”(微信号:Btimedc),截至10月16日,哥哥的医疗费已花了167万元。“医疗费都是老鸦陈街道办垫付的,但是我们陪护人员的费用都是自己出的。”王威晖说。

所在公司未注册老板“消失”

“哥哥曾是家中的顶梁柱,现在他自己连饭都不能吃”,王威晖告诉“北京时间”(微信号:Btimedc),哥哥脱离危险后,曾找各个相关机构询问索赔事宜。

“先找了哥哥所在的拆迁公司——河南方正建筑工程有限公司,但是对方称没有注册公司,没有签订劳动合同,不好说。” 王威晖心中充满疑惑,“政府拆迁项目,怎么会找没有注册的公司来干?”

此后,王威晖又找到老鸦陈街道办。“街道办让我们告范华培,还给指定了司法援助。综合各项损失和后续的伤残护理等费用,我们提出了总计200万的索赔请求。”王威晖说。

“北京时间”(微信号:Btimedc)查询河南方正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发现,该公司没有工商注册信息。同时也未查询到此前薛岗村拆迁项目招投标信息。薛岗村拆除面积达到70万平方米,在业内堪称大项目。在范华培案发生半个月后,郑州市官方再次对外发布了剩余25万平方米拆除房屋的招标公告。

王威晖告诉“北京时间”,哥哥并没有与房屋拆除公司签订劳动合同,而是跟着一位姓朱的老板在干活。事发后,朱老板曾在医院出现过几次,之后就不再露面。“北京时间”致电朱姓老板询问相关问题,遭到对方辱骂。

10月17日上午,老鸦陈街道办宣传科办公人员向“北京时间”表示,宣传部门暂不掌握拆迁中标公司等信息,将询问相关部门后回复。但截至发稿时止,对方未回复。

河南博正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姓律师称,王威强诉范华培案已被郑州市惠济区人民法院受理,将于10月19日开庭审理。

“北京时间”了解到,另两位在范华培案中死亡的和文志父子的家属,也接受了官方的法律援助,将范华培起诉至惠济区法院。

范华培杀人案中,还有一位死者是街道办干部陈山。“北京时间”获悉,陈山没有结婚,无子嗣。其唯一的老母亲未起诉范华培。

责任编辑:果博东方开户